一群交易天才的陨落!

2019-09-27 14:33

【转自网络】

美国长期资本,被誉为整个金融史上最牛的对冲基金之一,它与量子基金、老虎基金、欧米伽基金一起被称为国际四大"对冲基金"。长期资本的一生很短,屈指五年;长期资本的一生很长,是一段历史。可能听说过这家公司的人已经不太多了,但它遗留给我们的经验仍值得反复回味。
 
交易天才“梦之队”的陨落
 
1994年,美国长期资本管理公司成立,主要活跃于国际债券和外汇市场,利用私人客户的巨额投资和金融机构的大量贷款,专门从事金融市场炒作。初始管理的资产规模为12.5亿美元,是有史以来全球最大的对冲基金。每年的投资回报率分别为:1994年28.5%、1995年42.8%、1996年40.8%、1997年17%。
 
这家基金是天才的“梦之队”:掌门人是被誉为能“点石成金”的华尔街“债券套利之父”约翰•梅里韦瑟,梅里韦瑟是爱尔兰裔的美国人,1947年出生在芝加哥,并一直在芝加哥长大、读书,1974年在芝加哥大学取得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后遂来到华尔街进人一家投资公司—所罗门兄弟公司任职。在长期的投资生涯中,梅里韦瑟积极倡导投资数学化,利用电脑快速处理信息的特点,将金融市场的历史交易资料、已有的市场理论及学术研究报告和市场信息结合起来,形成了一套比较完整的电脑数学自动投资模型。该模型避开对后市走势的上下判断,大量连续而精密地计算两个不同市场债券间的最新价格差和正常历史价格差之间的偏差。如果该偏差放大,电脑立即指示大举套利人市投资,经过市场一段时间的调节,放大的偏差会自动恢复到正常轨道上。这时电脑指令平仓离场,获取偏差的差价。梅里韦瑟利用这套模型投资债券市场,结果展屡得手,既为公司赢得了大量利润,同时也使自己身价倍增。在80年代,梅里韦瑟就已经成为华尔街上的风云人物,被称为“金融界的奇才”与“债券套利之父”,并出任了所罗门兄弟公司的副总裁。
 
华尔街债券套利之父:约翰-梅里韦瑟
 
合伙人包括以期权定价模型而荣膺199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罗伯特•默顿和马尔隆•斯科尔斯以及前美国财政部副部长兼美联储副主席戴维•马林斯等。
199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罗伯特•默顿和马尔隆•斯科尔斯
 
这样一支号称“每平方英寸智商密度高于地球上任何其他地方”的梦之队,在成立之初就毫不费力地说服80名创始投资者每人至少拿出1000万美元。这些投资者包括:
 
前贝尔斯登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詹姆斯•凯恩;美林证券在当时也购买了其一大笔股份,用来出售给自己的大客户;瑞士联合银行几乎在一夜之间,就把长期资本管理公司定位为其最大的投资对象……
 
在50个月之内,该基金的资本由最初的12.5亿美元上升到48亿美元,实现了约40%的年均回报率和185%的总资本收益率。
 
然而,在1998年3-9月的短短6个月内,该基金却整整亏掉50亿美元,甚至在这年的某一天之内就亏掉5.53亿美元。最后濒临破产,连美联储都不得不出面召集由14家大银行组成的银团对其救助……
 
给我们带来什么启示?
 
长期资本事件可能是这类事件中最为严重的一次,但并不是第一次,在它之前有许多利用杠杆操作进行大量投资的公司也曾陷入这样的境地,这些问题的一再发生值得我们进行思考。
 
金融业对此总结了几点教训:
 
1杠杆交易的保证金是必要的
 
2考虑逆向市场下的变现费用
 
3对于持仓策略的充分披露
 
4使用压力测试防范肥尾效应。
 
长期资本的倒闭给其投资人带来巨大的损失,同时也给其他投资者带来了启示:不要相信专家,不管他多有名气,因为“股市没有专家,只有赢家和输家”。
 
巴菲特1998年10月佛罗里达大学商学院的演讲时答提问,他们为了赚更多的钱,为了赚自己不需要的钱,把自己手里的钱,把自己需要的钱都搭进去了。这不是傻是什么?绝对是傻,不管智商多高,都是傻。为了得到对自己不重要的东西,甘愿拿对自己重要的东西去冒险。
 
《赌金者》
 
如果您对长期资本的事件感兴趣,推荐一本书《赌金者》,书详细地记述了全部过程,正如作者所说,这不仅仅是一个公司从成功到失败的过程,还是一个对国际金融市场产生巨大冲击的过程,是“有史以来最生动的资本市场案例”。金融监管者可以借鉴金融危机救助的经验和教训,并对对冲基金对全球金融体系的影响有更清醒的认识。
 
作者罗杰•洛温斯坦,他在Smart Money杂志工作期间,通过对长期资本管理公司几位主要合伙人与6家主要参与救助长期资本管理公司的银行高层人物的多次采访,在一些著名经济学家的帮助下,成功地创作了此书。当年该书一上市,便轰动全球,至今仍被投资者、基金管理者、金融监管当局奉为经典。
 
本书内容丰富且引人入胜,思路清晰明朗,全面讲述了套利市场的成功和隐藏在其背后的风险、傲慢与贪婪,是一部不可多得的好作品。 
 
——《纽约时报》 
 
在洛温斯坦的笔下,我们可以看到一个集贪婪和傲慢于一体的真实故事……他用光彩炫目的才华为我们揭开了套利世界的神秘面纱。 
 
——《商业周刊》 
 
本书真的可以说极具吸引力……长期资本管理公司在某些方面存在很多谜团,很久以来,它都令人感觉到云雾缭绕,然而,本书的脱颖而出,却让世人能够更清晰地看清它的幻灭,这真的太让人着迷了! 
 
——《华盛顿邮报》
 
 
精彩书摘:
 
1.面对市场慌不择路急于摆脱债务的投资者,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银行经济学家尼尔.索斯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称:”这时候不是应该卖哪个的问题,而是能卖哪个就卖哪个。“一旦采用杠杆,投资者的交易控制权就已经拱手让出。我们需要明白:各种证券虽然看起来毫无关联,但被同一群投资者拥有后,一旦出现危机,它们无形中就会产生关联。因此长期资本管理基金所谓的多样化投资保障安全的操作策略,在这样的情况下并不可行。
 
2.其实流动性不过是个假象。无论任何时候,只要市场出现下跌,投资者都会吃惊的发现买家好像全都消失了。
 
3.1994年股市崩溃的真正元凶是杠杆交易。如果你没有负债交易,就不会破产,不会被迫卖出手中的股票。杠杆在放大投资收益的同时,也蕴藏着巨大的破坏力量。
 
4.英国作家切斯特顿说过,生活无异于”逻辑学者们的圈套“,它似乎充满理性但实则不然,它常常通情达理,偶尔却会黑你一下。
 
5.对于金融市场来说,我们永远无法确定获得的样本是否完整。没有谁敢说接下来的市场走向不会出现新变化。
 
6.作为随机事件,抛硬币有一个重要的构成条件,即每一次抛掷都和上一次不同,是完全独立的行动。换句话说,硬币并不记得自己已经连续三次朝上落地,第四次抛掷的结果仍是一半对一半的概率。但市场是有记忆的,并不会像抛硬币那样随机和独立,有时一种趋势的持续不过是因为交易者期望或担心的结果。于是就实现了自我实现预言即”皮格马利翁效应,这种效应认为,由于担心银行倒闭而拼命跑去取钱的储户,最后真的会导致银行倒闭。
 
7.在溃败之时,这只基金也不是不想卖出交易,实在是因为其头寸太大根本动弹不得。面对小型基金见货就卖的灵活局面,长期资本挂历基金就像被一群杀人鱼团团包围的硕大的海鲸一样孤立无援。疯狂的交易头寸已经让他骑虎难下,哪怕只卖出一点点业务,市场价格也会应声下跌,导致基金的其他资产出现贬值。
 
8.无论市场模型怎样预测,交易员们都不是受芯片指挥的机器,他们易受影响,具有羊群效应,面对利益一哄而上,出现风险则作鸟兽散。
 
9.如果下次哪个计算机系统号称拥有全部历史数据,可以全面量化未来的风险,作为投资者的你必须转生而跑,而且越快越好。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