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锁定中国为“战略对手” 因08金融危机缓释十年谁爆发!

2017-12-20 15:32

 转自张庭宾公众号
    在特朗普访华的短暂“蜜月”后,中美间温馨友好氛围已随着特朗普外孙女的童稚歌声消散而去,双方比此前更加强硬,已经明确划出了红线、亮出了底牌。

1212日,特朗普批准了2018财政年度国防授权法案。该法案除了高达7000亿美元的军费预授权外,也建议美台军舰互停,以及邀请台军参加“红旗军演”等加强美台防御关系的举措。几乎与此同时,中国毫不犹豫地划出了红线,驻美公使李克新公开明确表示,美国军舰抵达高雄之日,就是我解放军武力统一台湾之时。

18日,中国披露《民营企业境外投资经营行为规范》,在定点敲打万达等资本外流后,对民企资本外流进行全面限制。同一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发布了他上台后的首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特朗普在演讲中将中国和俄罗斯定位为美国的“战略上的竞争对手”(rival powers),同时还表示将着重在经贸、投资等问题上加强对美国经济利益的保护力度。虽然该报告没有完全排除与中国合作的可能性。但这种定性标志着中美经贸关系已经下降到1990年代以来的最低水平。

人们不仅要问,为什么1110日特朗普带着2535亿美元、中国开放金融投资的超预期承诺,满面笑容地离开北京,美国对华态度却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急转直下呢?

特朗普已经陷入多重“两难”

2018年即将到来之际,特朗普代表的美国决策层或许已经认识到——美国货币、金融、经济正迎来多重“两难”,仅有的“锅盖”已经盖不住太多沸腾的“锅”了。这不是2535亿美元预期大单和中国金融开放的中远期利好所能盖上的。

这几重货币、金融、经济上的“两难”包括并不限于:

    1.美国货币收缩与保股市形成两难。随着12月13日再次加息,美联储此轮已经连续加息5次,即将缩表,但美股不仅已经迭创历史新高,牛市已经持续8年多创下历史记录,股市资金供给更是非常紧张。根据摩根大通研究,目前几乎所有个人和机构投资者都“全仓”股市,包括散户、美国家庭、共同基金、对冲基金、养老金、主权财富基金等。全部超过或接近历史最高水平。而根据INTL FCStone的数据,目前共同基金的现金持有比例仅3.3%,为历史最低点。摩根士丹利的数据显示,该行客户的现金处于历史最低水平。简言之,美联储加息缩表造成的流动性紧缩与美国牛市资金新流入形成了严峻的“两难”。
    2.从全球范围来看,各国财政赤字压力更大,但货币政策却要先后转向流动性紧缩,这势必造成财政与货币的“两难”。这尤其以美国最为突出,特朗普减税将直接减少美国税收;大规模基建则要立刻大幅增加政府开支,而减税、基建推动增长所带来的新税,却是远水不解近渴。这势必要大幅增加美国财政赤字。而美联储退出QE、加息和缩表,则短期内不可能再购买美国国债。

3.美国政府总体减税与人工智能机器人时代,政府必须对人工智能机器人增税,以补偿大量失业导致的贫富分化和消费萎缩的“两难”;对传统制造业减税、对硅谷代表的高新科技税收反而有所增加,这就构成了扶持传统制造业和抑制高新科技,导致美国技术创新领导能力弱化的“两难”;此外,对个人的减税,显然是劫贫济富,富人拥有更多税收优惠,而最贫穷者反而增税(最低的0-9325美元收入者税率由10%提高到了12%),这反而增大贫富分化,抑制消费,损害经济可持续成长。

显然,这些多重“两难”,仅限于美国国内是没有办法破解的,特朗普唯一的指望是——类似2010年欧债危机的事件发生,巨额资本流入美国,或者中国像2008-2010年那样购买了巨量美国国债。但现在中国显然并不愿那么做,而且也没有能力那么做了。中国的外汇储备已经从最高峰的3.99万亿美元下降到现在的3.1万亿美元,现在中国也在千方百计解决自身的“三难”。

    中国目前面临的最大难题是,如何实现中国金融去杠杆、财政收入下降与稳楼市、股市的三重困难目标。中国央行1215日追随美联储上调公开市场逆回购和MLF利率5BP,开始小步微调加息,这是中国金融去杠杆的一部分。1117日央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外汇局联合发布《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对此国内10家主要银行联名上书,警示其可能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导致国内金融资产崩盘。即金融去杠杆的政策性紧缩相当可能与市场紧缩叠加,可能引发楼市、股市等资产泡沫的爆破。且中国在金融去杠杆之际,财政收入增长不仅已经从几年前超过20%的增长下降到了10%以下,更在11月份跌入负增长,同比下降1.4%。其中,地方财政收入同比下降3.8%

其实,不仅是中美,全球主要大国都面临“多难”——既要保资产价格;又要保政府税收;货币金融竞相采取加息、缩表、去杠杆等措施,以吸引其它区域的流动性流入本国之际。而以中国为代表的经济体加大了对资本外流的限制,这使得各国的全球流动性争夺战空前激烈!

即在国际间美国通过减税等政策吸引资本与中国加强资本管制形成针锋相对的“两难”。

 

资产危机、财政危机、货币危机:破一或同破

 

在各国财政赤字更加严峻、全球流动性拐点转向紧缩,各国同时试图再保资产价格——对美国而言主要是股市、对中国主要是楼市,已经是不可能同时达成的目标。如果仅从常规金融经济层面而言,除非各国货币再次宽松,否则资产泡沫和财政危机必然至少会爆发其一,更糟糕的可能是三者叠加放大。

换言之,美联储推出QE、加息、缩表,以及减税等,在全球带头进行经济改革,领导全球流动性拐向紧缩,不仅没有解决过去的痼疾,反而给了全球金融危机再次爆发更大、更迫切的压力。

这并非偶然,其实在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爆发十年后的今天,全球金融经济问题不仅没有缓解,反而更为严重,如果不是现在石油和粮食价格被压在历史低位,那么比2008年更为严重的金融危机必然将发生。

这也可以换一种说法,即2008年爆发的美国金融危机,各国虽然一度采取了量化宽松将痛苦进行“缓释”,就如同治疗病痛使用了“缓释胶囊”,或者说打了吗啡止痛。但它仅仅是暂时性的自我麻痹,治标不治本。因为全球金融危机的本质有三重:一从社会分配的角度是严重的贫富分化导致的消费紧缩;二从科技加速升级和产业垄断度提高的角度而言,是更多中小企业倒闭,政府税收减少,财政赤字增加,就业减少;三从金融对产业的挤出效应的角度而言,是更多资本聚集于不创造真正物质财富的虚拟金融投资中,从而造成更严重的贫富分化。

在过去十年中,对这三重根本问题,各主要大国根本没有真正去解决,反而更加恶化,金融危机的拯救措施导致了金融对于实业的挤出效应更加严重;人工智能+机器人+移动互联的迅猛发展,使得高新技术产业垄断度急剧提高,对于传统劳动力的替代更为迅速,这都进一步加剧了贫富分化,导致了消费的萎缩。这在量化宽松时期尚可以掩盖,一旦全球流动性进入紧缩拐点,势必会变本加厉地发作。

美国是这一轮流动性转向紧缩的始作俑者,它最早退出量化宽松,迄今已经加息5次,即将缩表。为对冲货币紧缩的冲击,特朗普已经将减税、基建等概念比较充分地释放了。美股已经被推的高无可高了,投资者可以追加到美股的资金已经接近弹尽粮绝。其实仅从经济金融常规竞争的角度看,美国在货币紧缩的情况下,其能够采取的吸引其它地区资本流入的牌已经打得差不多了。而中国政府强有力地稳定楼市、加强对资本外流管制,让特朗普很难再指望欧债危机轻易重演。

 

特朗普的地缘政治牌并不好打

 

在此美国和世界大国均已陷入“两难”困境,都在坚持维持等待别人危机先爆发,自己压力能够减轻之际,美国显然不想由自己加息、缩表、减税引爆的危机先爆发在自己家里,而当他已经无法用常规经济、金融手段转嫁危机时,他最后能打的牌也就是地缘政治牌了。

第一张牌是朝鲜战争牌。对朝鲜战争,特朗普有两个选择,或者说是目标,1.以对朝战争要挟中国让渡利益,然而在他访华之后,美国决策层或许发现,中国的让步不足以解决美国的问题。2.空袭朝鲜,引发战争,然后美军作壁上观,让核污染和难民冲击中国。而中国强调这是美、朝冲突,似乎想先置身事外,再后发制人。朝鲜战争如爆发虽能对中国造成一定的冲击,但在战略上也给了中国重新后发制人控制朝鲜半岛的机会。而韩国和日本必遭重创,美国在东亚的军事同盟将严重受损,这也会让特朗普政府犹豫难决。

第二张牌是台湾牌。1212日,特朗普批准了2018财政年度国防授权法案。该法案建议美台军舰互停,以及邀请台军参加“红旗军演”等加强美台防御关系的举措。对此,中国毫不犹豫地划出了红线,驻美公使已经表示,美国军舰抵达高雄之日,就是我解放军武力统一台湾之时。简言之,美国果有此举,则正中军改,士气正旺、战力迅速提升的解放军下怀——这一张牌对美其实已经弊大于利了。

第三张是中印冲突。印度莫迪政府乘中国军改和十九大召开之际,在洞朗地区进行军事冒险,虽然一度获得占中国便宜的虚荣。但中国却借机强化在洞朗长期驻军。由于解放军军事能力远胜印军,且居高临下,印度此次反而吃了暗亏,更不敢主动与中国动武。这一张牌也很难打下去了。

    最后一张牌,也是美国最重要的一张——由中东战争升级而引爆石油危机。

特朗普已在中东进一步煽风点火,126日,他承认了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要求美国大使馆迁址。就是为了把以色列推向中东战争的前台,成为消耗俄罗斯实力的主力、打击伊朗的先锋。不过普京也非常聪明,他识破了特朗普的计谋,1211日,乘着打击ISIS大获全胜之威,主动宣布从叙利亚撤军,这不仅非常体面,更是把打出去的拳头收回来,仍可以再次有力地出击,从而掌握了主动权。

换言之,特朗普试图在地缘政治上,包括中东、朝鲜、台湾、南亚等地短期破局,给中国、欧盟等严重冲击,也并不容易,这需要巨大的战略魄力。而以特朗普的商人性格、且内阁四分五裂、阻力不小,他要做出这样决断也不容易。

总之,2018年金融危机的尾部风险看来已经退无可退,生变生乱的概率相当大。如果地缘冲击爆发,则会对中国、欧盟、日本和印度的冲击较大;如果地缘战争不爆发,则美国的牛市相当可能走到尽头,美国有可能迎来二次危机,倘若如此,包括中国在内的其它大国总体上也不会好过。

鉴于中国逢8必变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1988年中国物价“双轨制”并轨导致严重通胀、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2008年美国危机中国股灾……那么,2018年会发生什么重大的影响国计民生的重大变故呢?庭宾先生将深刻分析。

分享至: